? 第十九章新婚之夜——同床-团长跑狗网我 跑狗网

团长跑狗网我

第十九章新婚之夜——同床

与子成双 2017-6-6 21:49:23Ctrl+D 收藏本站

?
&ntw.好看小说网bsp;超大的液晶电视里依旧在上演着不堪入目的画面,抚摸……轻吟……

“啊!”第二声尖叫,范晓晨再也受不了了,从沙发上蹭地窜起来几步冲到电视机前,手在上面按了一下,本来她是想关掉电视,没想到紧张之下居然按错了键,按到了“音量+”上,轻吟声突然变大lom没有广告哦)

范晓晨心里乱跳,气急之下,一把将电源线拔了,终于声音停了,不堪入目画面消失了,这时她心里才微微松了口气。

这种传自岛国的动作片,说实话她从来没有见识过,男女之间这种事她只停留在书本里宽泛的描写,比如接吻,拥抱,即使有些小说里细致地描写了男女之事,但是范晓晨更多还是将这一方面的事停留在想象这一层水平,如今猝然间猛不经突然直观地看到了这种画面,而且还看到了男人的那个东西,虽然只有几秒钟,也让她足以面红耳赤,心跳加速了。

两人都沉默下来,客厅里出现一阵诡异的寂静,只剩下两人的呼吸声,相同的是呼吸都很急促。

范晓晨站在电视跟前,背对着莫云泽,她此时心里羞煞,根本不敢回头看他。

一个一向洁身自好且自矜的女孩子,突然在一个不熟悉的男人眼皮底下看这种东西,甭管她是主观意愿还是客观被逼,总之都是让女孩子羞臊难言的事情,范晓晨此时甚至都想哭了。

过了一会儿她突然转过头来大怒道:“莫云泽你好无耻!居然看这种东西,还骗我说是最新的动作片,你太过分了!”

她虽然骂得凶,不过自始至终还是**躲闪,不敢直视莫云泽。

“我也不知情啊!这是今天上午一个朋友送的,谁知道是这种东西啊!”莫云泽也很郁闷,这种见光死的东西,怎么就今晚拿出来了呢,那个朋友也真是的,外包装是正儿八经的片子,里头却夹着毛片,这不是坑爹吗?自己这次真的被坑了,本来自己在范晓晨心里就形象堪忧,这下估计更差了。(读看看!百度搜索duom赢Q币)

“我就不信你不知情,你就编吧!下流无耻流氓好色之徒!”范晓晨一顿臭骂之后,冷哼一声,进了主卧,嘭地一声在里面反锁了房门。

直到此时她才舒了口气,只不过第一次看到那种**的画面,她此时心里还是不能平静,隐隐地竟然觉得身体内心理上某种东西在苏醒。

可恶的莫云泽,害我出丑!你等着……范晓晨咬牙切齿。

“砰砰砰”

过了一会儿莫云泽来敲门:“小老鼠,你把门开开啊,电视我也不看了,我们休息吧!”

这厮居然还想进来?做你的春秋大梦啊!

范晓晨靠着门恼怒道:“你继续去看你的黄电视吧,我要睡了,还有今晚我一个人睡,你自己找地方吧!”

“不行啊!新婚之夜不能闹分居啊!再说了,大晚上的你让我去哪里睡啊!”

范晓晨没好气道:“这我不管,实在不行,你去睡沙发吧!”

“沙发啊,既然这样那我就睡沙发吧!”门外莫云泽似乎屈服了,这倒让范晓晨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,怎么回事?这么容易就答应了?她虽然放下心来,不过隐隐约约心里又似乎有些失望和不甘,难道那个臭家伙根本就没打算跟我一起睡?所以被我一说就此借坡下驴了?

紧接着门外又响起莫云泽坏坏的声音:“小老鼠,你晚上一个人睡当心点啊,次卧那里闹鬼,万一这鬼今晚转移地方跑到主卧撒野,你可要千万撑住啊,实在不行就大喊救命!好了,我去睡了!”

范晓晨一听这话,眼睛瞪大,心里直打激灵。

她本来胆子就小,现在被莫云泽这么一吓,顿时心里打鼓,瞬间感觉整个屋子里似乎都变得阴森森的,后脖颈好像有东西在吹冷气,难道真的有鬼?现在这鬼已经从次卧转移战场到这里了?

范晓晨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心理作用,但是总感觉屋子里好像真的多了什么脏东西,这下她清楚别说今晚睡觉了,就是一个人抱着双膝裹着被子在床上栽桩也撑不了一晚上。

可是,难道真要放门外的男人进来?虽说两人结婚前有协议不能发生夫妻关系,但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那个下流到看毛片的男人会眼巴巴看着自己这顿每餐无动于衷?

开还是不开,这是一个问题!

正在范晓晨在这里天人交战之际,突然门锁咔嚓一响,紧接着范晓晨感到房门上传来一股巨力。

门被推开了,莫云泽笑眯眯地站在房间里看着范晓晨。

“可恶,你不是说去睡沙发吗?怎么又进来了?还有你怎么进来的?”范晓晨对这个无赖无语了。

莫云泽扬起手里的钥匙,轻笑道:“小姑娘,这可是我家,我有钥匙的!至于你问我为什么进来啊,其实是我想了想,怕你一个人睡害怕,所以进来陪陪你!”

范晓晨脸一红,不服气道:“我……我会害怕?我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!”她心想无论如何不能被这个男人小瞧了,不然未来三年中还不知道要怎么欺负自己呢!

莫云泽理解地点了点头,善解人意道:“我也天不怕地不怕,不过唯独怕鬼,所以想死皮赖脸进来让你做个伴,小老鼠你可怜可怜我行吗?”

范晓晨眼珠一转,笑道:“好吧,我勉强答应你,不过你先把钥匙给我!”

“你要钥匙做什么?难道有什么特殊癖好睡觉要抱着钥匙才能睡得着?”莫云泽纳闷道。

范晓晨悲哀地发现以前那个莫云泽虽然骨子里下流,但是起码看起来彬彬有礼优雅高贵,怎么现在居然越来越痞癞了!

“这个家的钥匙以后由我掌管!”范晓晨冷哼道。

莫云泽撇了撇嘴,无奈道:“好吧,你是这个家的女主人,你有这个权利!”说完将手里的一串钥匙递了过去。

拿了钥匙,范晓晨走到床头,掀开被子躺了进去。

莫云泽屁颠屁颠地跟过来,揭开被子刚钻进被窝,却冷不防被范晓晨一脚蹬下床来,给莫云泽摔了个七荤八素。

“你做什么?怎么跟个小驴子一样撩蹄子啊!”莫云泽气闷道,他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种气。

“谁让你钻我被窝的?”范晓晨比莫云泽好像更委屈也更理直气壮。

“你不是答应我在这里睡了吗?”莫云泽没好气道,居然被老婆从床上一脚给踹了个跟头,这要是传出去他脸往哪搁?奇耻大辱啊!而且对方刚才明明答应了,现在怎么突然反悔了?他一向说一不二,所以对别人的出尔反尔也坚决反感。

范晓晨翻了个白眼:“我是同意你睡在屋子里,可没同意你睡床上!那么大的地板,你找床被褥睡吧!”

莫云泽闻言如遭雷击:“你让我打地铺?”

“那要不我来?”范晓晨从被子里只露出一个小脑袋,眨着眼睛看起来倒有点萌。

莫云泽吐了口浊气,闷闷道:“算了,还是我来吧,女孩子怎么能打地铺!算你狠!”他说完从衣柜里拿出一床军用被子,扑在地上开始脱衣服,很就脱得只剩下一条内裤,男人雄健的身体匀称健美的肌肉晃得范晓晨有些眼晕,脸也红了。

“你干什么?臭流氓无耻下贱男!谁让你脱衣服的?”

莫云泽汗颜道:“睡觉啊!睡觉难道不脱衣服吗?实话告诉你,我本来一直是裸睡的,今天看在你的面子上已经手下留情了,瞧见没有,内裤还在呢!”

范晓晨下意识地往内裤地方一瞧,蓦地,面红耳赤,原来男人的凸起此时只包着内裤看起来非常明显,她脑子里不由浮现出刚才碟片里的情景……

“啊!你穿上衣服!”范晓晨几欲抓狂。

“你可别再刺激我了,要是把我逼急了,我真的裸睡了啊!”莫云泽吃穿着内裤,站在那里一片风轻云淡,说着还作势要扒内裤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亲们,推荐君子美眉的《霸道法{loml,有时间去看看,收藏一下哈!么么么

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

[D-K-K]

好看小说网

百度搜索望书阁,更新最快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