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

第一章 新生

金子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第一章新生

????我叫蔷薇,一个普通的上班族,天天往来于城市的各个角落,做着繁琐而又忙碌的工作。我的最大爱好就是到各个古建筑景点参观。因为我是满族,所以每次走在那些地方总是有种不同的感觉,总想这要是在过去,我又会是在干什么呢?呵呵!反正不会是现在天天面对无聊的财务报表和分析。

????今天是个风清云朗的日子,又是假日,我一早就起来,打算去故宫走走。我的一个发小在那里工作,每次都去找她,一方面好朋友谈天说地,另一方面省了门票钱,我也是个拮据的上班族呀!

????地铁很顺,下车顺着老路进了侧门,看门的师傅都认得我了,笑着说:“又来找小秋呀?”

????“您早!”我大声地回答道,然后赶紧溜走,那个大爷很能侃,第一次不知道的情况下,我在门口被他拖住了两个钟头,记忆深刻。痛定思痛,以后每次见了他,都是大声地打招呼,然后飞快地跑掉。

????小秋发短信说她在御花园那边,让我过去找她。我顺着长长的甬道走着,头上是窄窄的蓝天,脚下这条路很偏僻,因而异常的安静。我深深地陶醉着,浮想联翩,那些个皇亲贵族走过这里,是否也像我这样心情愉悦,或是……

????走着走着,前面尽头是一个小门。哎,我明明记得是个拐角,怎么就走到头了呢,错了?算了,车到山前必有路。往门缝里张望了一下,好像个院落,我轻轻地推了一下门,吱呀一声竟开了,探头进去看看好像没人管,大着胆子就走了进去。只觉得这个院子凉森森的,青苔附着在墙角,一个狭小的四合院,看起来已经很久没有修缮过了,正门上挂着一个匾,影影绰绰是个“秀”字,满文倒是很清楚,可惜我虽是满族,却不懂半点满语,凑上前去依着门缝往里看。谁知这门年久失修,禁不住我的依靠,竟开了,我踉跄着就跌了进去,只觉得里面空气污浊,头一晕,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????头好疼,怎么眼前一片漆黑?睁大了眼仔细地看了看,好像是在布幔里,外面有光。我挣扎着坐了起来,推开身上的薄被,想着这是哪里,小秋的宿舍吗?没听她提起过呀,算了,先下床再说,我掀起了布帘……

????古香古色的布置,我试着走到窗户往外看,我是在故宫的哪个办公室里,我看……

????什么也看不见,因为窗户上糊的是窗户纸,这是怎么回事呀,我赶紧告诉自己要冷静,先找到小秋再说,一回身,左手墙边放着的一个铜镜里映出了一个身影,好像是我。走近前看看,没错是我,可是这长辫子是谁的呀?我一低头抓住辫子狠狠地扯了一下,妈呀好痛!!眼泪都流出来了,仔细地再打量一下自己,除了这张脸没换,头发、衣服这都不是我的呀!难道说,我真的碰到这种人类未知的时光隧道回到了过去?还是老天爷看我故宫去得太多,干脆让我实地考察一番?

????虽然我是一直都这样地幻想着,可从没想过真的会这样呀。低头看着衣服样式是清朝的没错,好在没去别的时代,相对而言我对清朝的人士历史还熟悉一些。可我还是不明白,我这是整个人过来了,还是什么借尸还魂呀?这么半天也没人来理我。好在我是个乐天派,想着八成过不了两天我又回去了,所以得珍惜现在,四处看看。

????正想着,突然听见外面传来开门的声音,接着听见碎步声向我的门口走来,吱呀一声门开了,进来了一个梳着把子头的女人,穿着深蓝色的褂子,同色的裙子,一抬头看见我站在这里,“啊”的一声尖叫,冲了过来,把我抱个满怀,哭喊着,“小薇,你可算醒了,吓死娘了!”我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,只能安慰地拍哄着她,听她激动的自言自语。仔细瞅了瞅她,眉目端庄,肤色白皙,很是文秀大方的一个中年妇人。正琢磨着,忽听她问道:“小薇,你现在感觉怎么样,要不要娘去找大夫?”

????“啊……不用了,我觉得挺好的,没事……”这声娘我还是有些叫不出口,因此含糊带过了。“真是老天保佑呀,你大福大贵,一切安好!”这夫人双手合十,不停地念着佛号,“这下好了,娘现在去叫丫鬟们过来,帮你梳洗一下,你也憋屈好几天了。我还得赶紧派人告诉你阿玛一声,省得他担心。”说毕转身走了出去叫人,我傻乎乎地站在那里,心想好像是来了一个富贵人家,而且是满人。只是不明白这家的女孩怎么会跟我长得一样呢?唉!看样子只能找机会再问清楚了。

????两个女孩走了进来,福身向我问安,个个很是清秀,均面带欣喜,看来是很高兴我的康复,又很是利索地帮我梳洗起来。我借机跟她们聊天,大概弄清楚了我在哪里,为什么生病,我又是谁。只是觉得复杂得很,没想到来这个时代的第一天,就已经有麻烦事等着我了。

????雅拉尔塔?茗薇,这就是我现在这个身份的名字。父亲英禄是镶黄旗的,官任户部侍郎,是个肥差。祖上本是武人出身,随太祖太宗征战沙场,浴血奋战换来了现在的富贵荣华。母亲文氏出身书香世家,家境却不甚富裕。父亲因为仰慕外祖父的才华,去上门求亲娶了文氏回来。而文氏只生一女——就是现在的我。大宅里的丫头知道的都很多,我从这俩个丫头嘴里知道了我还有2个姨娘,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。而我今年16岁了,之所以生了这场病,最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……我是待选的秀女。

????“您不记得了吗?老爷跟您讲要您进宫去,您不乐意,跟老爷大吵一架,气急攻心,才昏倒的呀!”丫头小桃睁大了眼睛问我。“啊…..记得记得,只是一时有些糊涂了。”嘻嘻哈哈地我把这个问题遮过去了。“小姐,你变得有点奇怪”,另一个丫头小菊说:“以前您不爱笑的,只是温柔沉默,现在看起来好像开心了不少。”

????“真的吗?可能是因为病好了,心情也就跟着好了很多吧!”我笑眯眯地说。

????“这样好,你就是什么话都不说,闷在心里,才会生病。”小桃说:“您想不想吃些东西?”

????“好呀,我的肚子还真的饿了呢。”我摸摸肚子,想起早饭吃的是麦当劳的吉士汉堡。唉!虽说是垃圾食品,看来也有一段时间吃不到了。

????“那您稍等,这就去给您备膳。”两个丫头施了礼就下去了。

????还真是善解人意又体贴呢!我暗想,这样被人伺候着还真是从未享受过。不过选秀的事情,还真得好好弄个明白,我只是想在这玩玩,可没想过什么“红颜未老恩先断”呀!

????正想着,那蓝衣妇人,就是……唉!算了……就是我现在的娘好了。笑盈盈地进来,跟我说:“小薇,你阿玛回来了。他听说你病好了,还没下职就先赶了回来。”话未说完,又轻轻皱起了眉,“女儿呀!不要再倔强了,你这次把你阿玛气得不轻,自己又生场病,何苦来呢?”说完看着我。

????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所以也只是静静地瞅着她。她轻叹口气,“我们这样的人家,这种事情是免不了的。虽说进了宫,想再见面就难了。可这也是咱家的荣耀,你爹娘的脸面。更何况要是不去,那就是抗旨不遵,是要满门抄斩的呀!” 她拿起手绢擦了擦泪水,既无奈又期盼地看着我。我心想,原来如此。可是我答应了好像也没什么作用,这要是哪天我唰地一下又回去了,人不见了,那岂不是还得满门抄斩呀?!

????“小薇?”

????“啊,女儿知道了,不会再任性了,您放心吧!”我微笑着说,只能船到桥头自然直了,总不能让这个可怜的母亲一直对这我哭吧!“您不是说阿玛等着见我吗?别让他久等了,我们就过去吧。”我走上前拉着母亲的衣袖,笑着说道。

????“啊,好好,真是我的乖女儿!”母亲万分高兴,拉着我的手,穿廊过院。

????我边走边欣赏着周围的景致,百花齐放,小桥流水,浓淡相宜。空气自有一种清甜的味道。我暗暗地深吸一口气,听着耳边母亲的絮叨,暗想,据刚才丫头们说,现在应该是康熙四十年,那么这位伟大的皇帝也是奔五张去的人了,要是被他选中,难道要去跟个老头过下半辈子?转念又一想,看了那么多史书,还有一些电视剧,好像被选中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,各个方面勾心斗角都得顾及到,更何况我又不是什么天仙美女,充其量只是清秀可人罢了。算了,何必庸人自扰呢?放下了这块包袱,心里更是觉得轻松,脚步也轻快起来,转眼之间就已经到了一间正屋,门口的丫头看我们到了,立刻挑起帘子来。我随着母亲进去,一抬头就看见一位身穿官服、端正威严的中年男子坐在正中的太师椅上。母亲福下身去请安,我一愣,也赶紧跟着做,虽然不太标准,也算是行了礼。

????“听你母亲说,你身子好多了,已经没事了?”他问道。“是的,有劳父亲挂心,女儿身子确实好多了。”我低眉敛目轻轻说道。据说以前这位小姐是个温柔沉默之人,那我现在这副模样,应该不会引人怀疑吧。正想着,听到上面说:“那就好,再过两日就是初选,也望你能为我雅拉尔塔家增光耀祖,可万万不要再任性了。”

????“是,女儿知道了。”我福了福身,看见他挥了挥手,我就下去了。门口小桃正等着我,真是太好了!要不然我可不知道怎么走回去。回去的路上想,这个时代的女人真是可怜,比书里写的还要没人权。就算生在富贵人家,也只是吃穿不愁罢了,一样还是附属品,被人用来交易。刚走到一个拐角处,小桃内急,我让她去茅厕,我留在原地等她,突然伸出一只手,把我拉到了假山后面……

????“小薇,你没事了吗?真是太好了,我又没办法去看你,只能干着急。现下看见你没事,总算松了口气……”我正吓了一跳,还没回过味来,就听见这些话语像子弹一样射了过来。手腕被攥得紧紧的,很疼!可又挣脱不开。没办法,抬头往上看看是哪位仁兄如此激情澎湃。

????先是看见一个宽阔的胸膛,再往上,斯文端正的一张脸,只是因为激动或别的什么原因,红红的,觉得五官有些扭曲。见我瞧他,他很开心地笑了,“怎么了,几天未见,不认得了?”

????“呵呵…….”我傻笑了两声,心想,还真的是不认得呀!不过看他的穿着打扮,又能在这户人家来去自如,想来应是熟人,听他的口气,难不成是这个女孩的男朋友……

????“小薇?”

????“啊? 怎么了?” 我正在琢磨,突然手腕又被握紧了一下,一激灵,回过神来,“你先放开我的手,这样很疼呀。”我对这个陌生人说。“呀,你瞧我,一高兴就忘了形,没伤着你吧?”我看他又不好意思地涨红了脸,正想安慰他两句……

????“表少爷,您怎么在这儿呀?”回身一看,小桃回来了。表少爷!?不是吧?这可是近亲呀!怎么能……我暗自吃了一惊,可转过又想到这在封建社会很正常,可是对于我这个现代人来说,可就大大地不正常了,看来我那几句安慰的话也可以省了,耳边传来了他们的说话声,赶紧定下神来凝听。

????“我听说表妹身子好了,赶紧过来看望,正好在路上就碰见了。”小桃向我望来,见我默默无言,转身说:“老爷太太都在前庭,小姐也是刚好转,正要回去休息,那您……”

????“这样……那表妹你先回去休息,我去给舅父他们请安,过会儿再来看你。”

????我淡淡地点了个头,福了身,转过头就走,也不想管这年轻人心里会有何想法。我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贵族小姐了,只是一个迷了路的过客,男女之间的是非恩怨我和不想搅和进去。 一路走着,小桃不停地窥视着我,我心里有数,想来以前那位小姐见了他表哥不是这副表情和态度。

????弯弯绕绕的,总算走了回去,进了屋顿觉一室凉爽,本想立刻躺倒在床上,但随即想到两个丫头还在旁边,只好顺势依床坐下,静下心来细细想想这半天的遭遇。

????“小姐?”

????“啊,怎么了?”一抬头看见小桃站在我面前,“您是不是……啊……我是想问您是不是现在就吃东西?”

????“好呀!刚才就很饿了,经你这么一说,觉得更饿。” 我笑着说。两个丫头都笑了,转身要出去。

????“等等。”我叫住了她们,“我平时待你们如何?”二人面面相觑,不知我为何发问,小菊说:“很好呀,小姐虽然不爱说话,但从未责罚我们,总是温柔相待。”

????“哦,那我的心事你们也应了解了?”小菊愣住了,小桃立刻明白了过来,“您是说对表少爷的事?”

????“嗯。”我点了点头,心想借这个机会弄明白,省得日后应付不来。

????“您二人从小一起长大,彼此自是相厚,您这次跟老爷争执,不也是为了……”说道这,小桃顿住了,可能是觉得自己说得太多了,脸色有些惶恐。

????“不碍事的。你今儿个也瞧见了,为了爹娘亲族,我得去参加选秀,所以不想再节外生枝,又或耽误了谁。”我微笑着说:“你们与我如此亲厚,定会明白今后该怎么做了吧。”

????“是,奴卑明白了。”小桃福下身去,又拉了一下还有些迷糊的小菊,小菊也赶紧弯下身去。“好了,你们赶紧去帮我弄些饭来。”我挥了挥手,让她们下去了。

????终于安静了,我站起来在屋中走动,想着远方的家人会不会为我担心,而我又什么时候,又怎样才能回去?想来想去,觉得心中好像油煎一样,却怎样也理不出个头绪。只是隐隐觉得,好像还是得回到故宫去,回到那间让我迷失的房子,才能找到答案。也就是说,无论如何,我得去参加选秀,这样才有机会进入到那个不是谁都可以随便进去的地方。

????理清了方向,觉得心里好过了些,不禁又有些激动。想想到了那天一定很有趣,是不是真像书中、戏里那样?就可以见分晓了,而且还有机会见到那些历史中的人物,又会发生些什么事情呢?

????屋外传来了脚步声,还隐约有着饭菜的香味。呵呵,我的口水都快要出来了,这里的可都是真正无污染的蔬菜呀,肯定很美味。我伸了个懒腰,心中大声说,今天先来吃饱了饭,明天是好是坏,也是明天的事情了。但我那时还不知道,明天真的有一个好大的惊奇在等着我。